熟母淫女友荡(3-4)

    三 幻觉。

    第二个盘之后,一段时间都没有收到盘了,感觉跟自己猜想的差不多。

    母亲在学校里也是教的得心应手。

    除了整体下班时间比以前那所学校要下的晚以外,也就偶尔会被凌晨喊去开

    会觉得很奇怪了。其它的倒是没有什么,跟以前差不多。

    不过这所学校很严格,没有学生证或者相关证件,是进入不了学校的。除非

    有校长的给的临时证件或有资格带人的人带进去。

    能够得到这样临时的进出证件,除非是有特殊原因。

    比如今天的半年一次的全校家长会,这样奇特的家长会是这所学校的特色。

    这原本跟我没有关系的,是在开会的前一天我们三人吃饭聊天的时候母亲说

    她明天会很忙,要很早就去学校。香玲听到后感觉很新奇,问明缘由后就央求母

    亲想办法带她进去见识见识。

    我作为男朋友自然而然的肯定是要跟着去了,所以母亲去求了校长。

    还好这事本身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加上母亲是高薪聘请了,肯定因为看

    中母亲,所以这种小事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事。

    事实上也的确跟我想的一样,母亲第二天就拿回临时出入证了。

    于是香玲在喊了我三次才起床后,我们快到中午才去学校。

    「都怪你,非要赖床,好啦,都错过家长会了」。

    香玲气鼓鼓的模样让我很感觉十分可爱,伸手想要去涅她的小脸蛋,被她啪

    的一下给打了下来。

    「好啦好啦,我最心爱的老婆大人,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我保证」。

    「讨厌,谁是你的老婆。哼~ 」。

    香玲假装继续生气,让我们一路打闹嬉戏来到了学校。

    「阿姨不是说让我们去教室里找她吗?好像是那一间吧」。

    这所学校的教室都是独立的两层小楼房,教书在一楼,二楼是班级的老师的

    办公室。

    每个年级,班级都有相对应的老师教书,一个班,大概有10个老师左右。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所学校的师资力量。

    「你们来了?」。

    我和香玲在教室门口透过玻璃看见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就打电话给母亲。

    二楼传来母亲的电话铃声,还没等我开口,母亲就从窗口探出身来说到。

    「奇怪,老妈很热吗?」。

    我发现母亲的脸有些发红,说话也有些气喘。

    「快进去吧,发什么呆呢」。

    「哦哦,进去,进去」。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香玲连推带催的进了教室。

    二楼的楼梯口就在教室讲台的最里侧,我们刚走到楼梯口,准备想上去的时

    候,母亲和另一个人就下来了。

    而这个人,竟然是那天送我妈回家,还在我家吃饭的男学生吴森。

    「钟哥,香玲,你们也来了,欢迎,欢迎啊」。

    唇红齿白的吴森礼貌的打着招呼。

    这让我很吃醋,才第二次见面,怎么能那么暧昧的叫我的女朋友。

    我哼哼没做声,香玲觉得尴尬就代替我打了个招呼。

    母亲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我知道母亲有些失望。

    「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带你们去餐厅吃饭吧」。

    吴森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开口说到。

    「嗯,还没吃呢。阿姨,您也没吃吧,我们一起去吃吧」。

    「嗯,走吧,先吃饭」。

    母亲说完也没有动身,反倒是等吴森走在前面,母亲才跟上去。

    这种细微的奇怪细节让我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看了看香玲,发现她没有觉

    得这样不妥。

    难道她不觉得奇怪吗?一般的学生都是下意识跟着老师后面,不会主动,有

    意识的走在老师的前面。

    这个吴森感觉好像不怕老师,好像自己是领导,是主人,就应该主动的招呼

    客人。

    「想什么呢?」。

    香玲见我低头沉思,好奇的问我。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老妈今天有些不一样」。

    我沉默了一下,感觉还是说下老妈今天的状态比较好,看看香玲有没有跟我

    一样的觉得。

    「嗯,我也觉得。感觉阿姨今天……气色比以前好一些了」。

    香玲的话感觉有些调戏的成分,但是却说到我的心坎里了。

    没错,就是气色。

    虽然母亲开始化妆,但还是能够明显的感觉气色好了很多。特别是眼睛里的

    某种从未有过的光芒,让母亲看上去改变很多。

    到底是为什么让母亲有了这些变化?我又一次陷入沉思,香玲见我在想事情,

    乖巧的没有再打扰我。

    「来,随便点。我请客,不用客气」。

    这所贵族学校不愧是贵族学校,连食堂也不一样。难怪叫作餐厅而不是食堂。

    这里没有大锅饭大锅菜,这里就跟外面的餐厅一样,还要比一般的餐厅豪华。

    各国菜式大部分都有,当然,价格也是贵的离谱。比外面的餐厅还要贵。

    一向节俭的母亲肯定不会花很多钱在吃的方面,好在学校有福利,教师用教

    师证刷卡免费吃,当然,除了一些特别昂贵的菜。

    吴森神色平淡的在我和香玲客气点了两个在我们看来已经很贵的菜之后继续

    点了几道菜。

    等菜上来的时候母亲向一脸好奇的香玲解释那些我们没见过的菜。

    这一解释简直简直让我和香玲吃惊不已。

    香玲更是吃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我虽然强作镇定,但其实心里也是吃惊的很。

    特别是其中有几道菜,甚至不是你有钱就能够点的。

    家庭背景不是很强大的,是没有资格点的。

    看来这个吴森真不是一般人。

    我担忧的偷偷的撇了眼香玲,发现她只是对吃的感兴趣,没有去看一眼吴森。

    我心里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有暗暗责备自己多疑。

    没办法,这个吴森说真的,真是又帅又有钱,现在还知道不光有钱,还一定

    有权。

    不过我应该相信我的香玲,她那么单纯可爱,不拜金,不攀比。

    「香玲,来,吃这个,看好不好吃」。

    我愧疚的只能用不断给香玲夹菜来弥补,也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自卑。

    「奇怪,按老妈的解释,教师证是刷不了那些高级菜的。可是老妈为什么那

    么清楚那些菜呢?」。

    「难道这个吴森经常请老妈吃饭?」。

    「那为什么要经常请老妈吃饭?是因为要讨好我妈,就像普通学校里那些给

    老师偷偷送红包,送礼物的一样?」。

    这个理由倒是不奇怪。以前就有很多学生的家长偷偷给我母亲送红包和礼物,

    只是母亲的正直岂是他们能够理解的?

    那问题又出现了,那为什么母亲会放弃自己的原则,自己的正直,自己的品

    德?

    这里的一道菜,可不是那些普通学校里的红包和礼物可比的。

    难道仅仅是因为是吃饭,所以在母亲心里不算是受贿?

    可是这么贵的菜……。

    我越想越乱,脑袋有些疼。

    我本能的双手去揉太阳穴。

    「怎么了,不舒服啊?」。

    香玲察觉我好像不对劲,担心的问到。

    「哦,没事,可能是有点不舒服」。

    我怎么可能将心里的担忧说出来,所以只是随口的敷衍了几句。

    「是头疼吗,小钟」。

    母亲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发觉我没有发烧,怀疑是不是头疼。

    「没事,妈,不用担心。我等下睡一下就应该没事了,可能是没有休息好吧」。

    我没有想到心里的一点想法,会弄的母亲和女友这么担心。

    心里暖暖的同时也疑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

    「那去我的别墅里休息一下吧。我让服务员把饭菜送到我们那里。再让厨房

    做点补汤给钟哥喝」。

    母亲感激的向吴森道谢,香玲也跟着道谢。看似和谐的一幕,但不知为何,

    我心里很不舒服。

    我是真的不想去吴森的宿舍,不对,是别墅。他是将宿舍称作别墅的。

    不过为了不让母亲和香玲为难,我还是勉强答应了。

    不得不说,吴森没有撒谎。他说的别墅,真的是别墅。而且还有保姆!

    我之前一直不知道原来这所贵族学校的最不起眼的一个花园背后,竟然是一

    片两层的大片别墅群。

    不过吴森的别墅是三层的,也有三层的别墅,不过都相互离得很远。看来应

    该都是吴森这样哪怕在贵族学校里也是贵族中的贵族。

    「小钟,你去睡一下。醒了再吃点东西」。

    「好吧,我睡一下就好了,香玲等下叫我」。

    我是真的不想睡,可是不去睡一下感觉好像是谎言要被揭穿了。

    「来,先喝杯牛奶再睡吧,这样舒服的」。

    保姆递过来一杯闻着就很香的牛奶。

    妈的,牛奶的香味都比一般的重,有钱就是好。

    我也不客气,咕叽咕叽几下就喝完了。

    躺在柔暖舒适的大床上,毫无睡意的我翻看这手机里我和香玲的合照。

    可是看着看着突然有一股极强的困意袭来,眼皮子怎么也挣扎不开,不知不

    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被一阵急促的喘息声给弄醒了。

    不过眼皮子依旧很难睁开,只能迷迷糊糊的半睁开一点,不过脑中还是不太

    清醒,感觉思维转的太慢了。

    半睁开的眼睛只能朦胧的看清在我睡的客房飘窗台上,有一个女人头戴一个

    黑色皮罩,只有嘴巴和鼻子的部位留有一个大圆形露了出来

    还是深咖色口红,不过这次有一个大红色的塞口球塞在这个女人的嘴巴里跟

    唇色争艳。

    链接塞口球的皮绳一直延伸到脑后。跟黑色皮罩搭配成经典的黑红配。

    皮罩的下方边缘是能够缩紧的拉丝绳,拉丝绳上还挂着两个银色的铃铛。

    铃铛上面还刻有两个字,「肆号」。

    「什么意思?」。

    我眯了眯眼,看了半天才看清是肆号两个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女人身上的衣服,不,不能说是衣服了。其实就是黑纱布做成的贴身衣。窗

    外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将女人丰腴的身材从黑纱里刻画出来。

    全身都被黑纱包裹,只有裆部是开口的。女人踩着黑色高跟鞋半蹲着站在飘

    窗台上,将自己滴落淫水的小穴插入一个男人竖起的中指上。

    不断的起伏,让自己的肉穴在中指上摩擦。

    除了女人的呻吟声外,就只有她的淫水滴落在飘窗上的声音了。

    「我是在做梦吗?」。

    感受自己的小弟弟一点一点的勃起,变粗。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然怎

    么会在我睡的客房里有一对男女在这里做爱?

    还是这么强烈刺激的调教类型。

    这只有在色情电影里才有的啊。

    我浑身乏力,脑子也是迷迷糊糊。

    女人似乎是用这个姿势累了,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僵硬。

    男人见此,就命令女人。

    「肆号,累了就换个姿势」。

    「是,少……少爷,我……肆……肆号现在就……就……就换个姿……姿势」。

    这个女人说的很勉强,比自然,但是声音很好听,还很熟悉。

    不过迷迷糊糊的我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在哪里听过,但一定很熟悉,有种很

    强烈的亲切感。

    这个女人换了个面朝下,狗趴的姿势。依旧是将阴道对着那个被称为少爷的

    手指坐下去。

    趴着的姿势让女人舒服很多,恢复力气的屁股又再一次快速有节奏的起起伏

    伏。

    「越来越熟练了,不错不错。就是对于人格这个东西,你还没有忘掉,还没

    有放弃。你要知道,你现在只是一个工具或者说是只是一条狗」。

    「是是,是,少……少……爷。肆,肆号知错」。

    女人沉默了半天,只是在那里起起伏伏。只是在感觉要达到高潮的时候,那

    根中指突然移走,才急急忙忙的回答。

    「真是个贱货,你要面对现实。你就是一个为性而生的工具,是属于我的一

    条母狗。人格那种东西,不是属于你的,你只是人形的母狗」。

    「是,是,少爷,肆号知错了,肆号只是一条完完全全属于少爷的母狗,忠

    心的母狗,没有人格的母狗」。

    「好了,为了惩罚你的不忠心。今天把这个塞进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拿

    出来,不许自慰」。

    「是,少爷,肆号明白」。

    女人下贱的让我目瞪口呆,这样喷血的画面我真的不敢相信是在现实中发生

    的。

    难道我在做梦吗?

    「唔~ 」。

    我正努力思考着,那个男人突然转过身来,将被子压在我的头上,不过没能

    看到男人的脸,因为那个男人戴着面具。

    黑暗的环境让我的头更加的昏沉,没过多久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那个女人在被子压在我头上的时候,面相窗户的脸,突

    然侧过来,性感的嘴唇似乎有些颤抖。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我也不在吴森的别墅里,而是回到了

    自己家里。

    「你醒了?怎么样,感觉舒服些了吗?」。

    原来母亲一直守在我的旁边。

    「我头有点疼,怎么回事啊。妈,我怎么在家里啊?我们不是应该在吴森的

    家里吗?」。

    我感觉自己真的是糊涂了,我明明记得在吴森家里睡了一下,然后中途醒来

    还有那么一场惊艳的表演。

    可是当我再次醒来,却是在自己的小别墅里。

    「也不知道你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发起烧来了。要不是保姆去看了一眼,发

    现你在说胡话,还踢被子,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让你发烧多久」。

    「啊?我发烧了?」。

    我简直惊讶的不行,不过,这是不是可以解释我为什么迷迷糊糊的时候看见

    一场SM表演?

    看来是我真的发烧了。

    「对了,妈,香玲呢?」。

    我突然发现香玲不在这里,以香玲的性子,此时此刻一定陪在我身边,守在

    我身边的。

    「哦,香玲在你刚睡一会就接到她父母的电话,家里有事就回去了」。

    母亲听我提到香玲,笑了笑给我解释到。

    看来母亲是真的非常非常满意香玲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啊。

    「你也别给她打电话了,给她发微信吧。她说家里有事不方便接电话」。

    母亲说到这里时,眉头不知觉的轻微的皱了一下。

    我明白母亲的担心。

    「好了,你虽然睡了很久,但也不能熬夜,明白吗?」。

    「知道了妈,我给香玲发下微信就睡的。您早点休息吧,也不早了」。

    「嗯,我去睡了。今天太晚了,明天再给香玲发微信吧」。

    「嗯,知道了妈,晚安」。

    「晚安」。

    从中午睡到了半夜,我还真是能睡啊,虽说是发烧了。

    四 不是幻觉。

    「香玲,睡了吗?」。

    我没有听进母亲的话,试着在半夜给香玲发了个微信语音。

    「没呢」。

    香玲竟然回了,虽然只回了两个文字。不过只等了几秒钟就回了。看来香玲

    也没有睡啊。

    「在做什么呢,亲爱的」。

    「没做什么呢」。

    「什么叫做没做什么呢,现在还没睡,有心事啊」。

    不知道为何,香玲的字里行间感觉有些冷淡和敷衍。

    「没心思啊」。

    「亲爱的,语音一个啊,不要打字了,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说什么呢?」。

    这是香玲吗?怎么感觉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你就说说你回家什么事啊,那么突然」。

    「没什么事啊,就是我爸找我有点事情,要我回……啊~ ……」。

    香玲的语音听着听着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就没了。

    「怎么了香玲,怎么了?」。

    我急忙发语音过去,可是又觉得太慢了,刚准备打电话过去,香玲的语音又

    发了过来。

    「没事,刚才我爸抢我手机。我又抢回来了。我跟我爸斗气了,我睡了,事

    情完了我就回去了」。

    香玲的语音听起来很匆忙,然后我在怎么发消息,香玲都没有回。

    难道是因为我的事情跟她爸爸闹得不愉快?所以没有心情跟我聊天,所以字

    里行间都是敷衍了事,所以我冤枉了香玲。

    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没用,不然也不用香玲这么烦心了。香玲一定是为了我

    和她的未来在斗争,我真是没用。

    我不能在烦她了,等她回来,我一定要做出行动。

    不过……我该怎么做呢?

    我闭目养神,思考着我和香玲的将来。

    可是香玲可爱的面孔突然变幻成了那个头戴皮罩的女人,那深咖色的口红充

    满诱惑的向我吻来。

    我惊的一下睁开眼睛。

    「对了,那个女人的声音……还有……那个口红的颜色……甚至更早的记忆

    ……头发……」。

    我额头渐渐出了些冷汗。

    「不可能,不可能的。一定是很相似而已」。

    这番低语,似乎有一种欺骗自己的感觉。

    「好了,为了惩罚你的不忠心。今天把这个塞进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拿

    出来,不许自慰」。

    想起被男人用被子盖住头之前的那段话,让我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虽然我当时没看清楚那个女人塞进阴道里的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看过黄片的

    人,应该猜到那个是什么。

    所以……。

    我的心狂跳不止,额头的冷汗出来的更多了,甚至连我的脚都有些发抖。

    我不知道此刻是一种什么心情,即害怕又好奇,既担心又忍不住。

    也许真相很可怕,可是不知道真相更让人胡思乱想的抓狂,这样的难受驱使

    着我下了床。

    没有多少步的距离,此时却是走的尤为艰难。

    心脏快的感觉要跳出来一样,空气似乎都变少了,呼吸有些困难。

    当我的手握在房门把手上面的时候,好像有电一样刺的我很疼,却又吸的我

    无法放开。

    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尽量让自己的手不发抖,让自己呼吸的更顺畅一点。

    「吱~ 」。

    很轻微的门响声,不过在寂静的夜里,还是很明显的。

    不过对于一个熟睡的人来说,应该是听不见的。

    我连拖鞋都不穿,光着脚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了过去。

    站在床边,窗外的月光照着熟睡的人,看样子白天真的是很累。

    此刻距离真相只有一只手的距离。

    可是我的手却好像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如果我现在不证实我的猜想是错误的,我可能都无法面对她了」。

    「她绝不可能是那样的人,绝不可能」。

    「对,没错。我没有理由怀疑的,就凭相似的声音,头发和口红?太荒谬了」。

    我心里暗暗的想着,这番肯定却又好像是自己给自己鼓气。

    不过,这样还真的有效果。

    颤抖的手终于被自己催眠,一只手稳稳的伸向床上的人的睡裙,另一只手按

    亮手机屏幕。

    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我低头看到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那个我发烧看到的场景,是真实的,不是发烧导致的虚幻。还有那个盘里

    的女人,也很有可能是她,我的母亲,人民教师方淑芳。

    我再次呼吸困难,心脏狂跳,双手颤抖。

    不过这一次,我快速的,悄无声息的逃出这间房。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我不要命却又极力克制自己动作的逃回房间,蜷缩在角落里不敢相信的自己

    亲眼看见的。

    为什么,为什么母亲会变成这个样子?又是谁将我母亲变成这样的?那个带

    面具的男人到底是谁?

    我痛苦的双手抓绕脑袋。

    「对了,是他,一定是他」。

    脑中突然闪现出吴森的脸,虚伪的脸。

    「对,没错,是在他家,只有他了」。

    我自言自语的说出心中的猜想,却不敢肯定百分百就是他。毕竟他还只是一

    个学生,不过,他家很有钱啊。

    难道真的是这样?母亲为了钱,竟然……。

    这个想法在脑中出现后,就一直挥散不掉。

    始终无法相信一个从小就教育我一切正确价值观的母亲,竟然会被自己的有

    钱学生给包养了。

    一个教书育人的人民老教师竟然在教了半辈子书之后,还会被金钱打败,甚

    至连自尊都抛弃了。

    所谓的廉耻,所谓的道德,所谓的骨气,这些全都是现在这个不知廉耻,道

    德丧失,骨气全无的,被自己学生玩弄的,人尽可夫的女人教给我的。

    我虽然我在网上也看这样黄色电影,但是我一直都是将母亲的话记在心底。

    「我,我不能哭。对,我不能表露出来我知道的,我不能让她知道」。

    痛苦无助的我,这个时候想起了不在身边的女朋友香玲。

    我不能让香玲知道这一切,不能让香玲知道我的母亲,一个人民教师的不堪

    现在。

    如果让香玲知道了我的母亲是一个被自己有钱学生包养的妓女,我简直都不

    敢想象香玲的表情。

    我很想现在就拿出手机给香玲打电话,向她诉苦,想她安慰我。

    此时此刻我是极大的需要香玲陪在我的身边。

    但是我知道这是奢望。

    这个夜晚,注定是在煎熬中度过。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就睡着的,醒来的时候竟然是早上5点。

    哭过,痛过,恨过之后,整个人似乎也没有那么歇斯底里的情绪了。

    不过母亲的所作所为的的确确是让我失望痛心。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

    和心情去面对母亲。

    昨晚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睡着了,此刻冷静下来才发现整个背部都是疼的。

    躺在床上,休息一晚的大脑又胡思乱想起来。

    不过,想得最多的竟然是母亲那些淫荡的画面。

    真的想不到,一本正经严肃的母亲,穿上那些下流的衣服后,竟然成为自己

    打飞机的幻想对象。

    深咖色嘴唇,圆润的丝袜大腿,高挑的高跟鞋以及那诱敌深入的肥美多汁的

    鲍鱼,加上那些奇怪却淫荡的姿势的画面,让我的小弟弟不知不觉的撑起了帐篷。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没想到我回想母亲那些淫乱的画面,甚至让自

    己勃起。

    一股罪恶感和畸形的刺激感同时在心里迸发。

    这样的情况让自己很难受,矛盾的情绪让人感觉很抓狂。

    一边觉得自己罪恶十足,一边又忍不住的幻想母亲的淫荡画面。

    心里痛,下面更痛。

    满脑子的淫荡画面,让我的小弟弟涨的难受。

    「好难受啊……」。

    我行尸般的走进卫生间里,上下快速有节奏的撸着,脑中幻想着以前看过的

    A片片段。

    好多有名的女优,用着不同的姿势撩拨着我的小弟弟。

    可是母亲的那些淫荡画面好像诅咒一样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女优的脸总会

    变成母亲那张戴有面具的脸。

    「肆号……」。

    这两个字像纹身一样,耻辱的刻印在母亲的生命里,也刻在了我的生命里。

    我的精液在母亲像狗一样的姿势撩拨下喷发而出。

    快感过后的罪恶感和扭曲感,充斥内心。

    人渣一样的我利用了母亲的肉体发泄了之后,迷茫和无助让我无力的坐在卫

    生间里苍白的思考着后面的事情。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突然的铃声吓了我一跳。

    我无力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手机努力的响着来电。

    「谁TM这么早打电话来,真是火大」。

    我犹豫了一下,想着万一是香玲打来的呢?

    香玲现在就好像是救命稻草,虽然不会帮我解决问题,但是心里的帮助,是

    我目前最需要的。

    我连忙爬起来冲出卫生间,一把扑向床上,拿起手机一看,真的是香玲。

    大喜的我连忙接听。

    「喂,香玲,你什么时候回啊」。

    「我已经到家门口了,门口有一个包裹,快递不会这么早就送啊。你知道怎

    么回事吗?」

    香玲的话先是让我大喜,接着马上又大惊。

    我疯了似的往楼下冲,还一边对香玲急促的撒谎道。

    「香玲,那是我的快递,我,我托人送来的。我现在就来拿」。

    当我气喘吁吁的打开门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掉了。

    只见香玲已经打开了快递盒子,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不是盘,而是一部手机。

    我还没来得及纳闷,香玲就将手机递给我,而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香玲的

    脸红红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预感不好。

    果然,那个手机还是那个吴森给我的。

    手机没有牌子,有点重。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的软件和

    一个文件夹。

    而香玲好奇,就点开了文件夹。

    这一点,里面有一个视频,视频的名称是「你想要的」。

    然后,视频里出现了一个女人,就是我第一个盘里的内容。只不过这个视

    频是录下直播的画面。

    里面有很多人打出淫乱下贱的文字来羞辱女人。

    香玲没看出来这个戴着面具的女人是谁,但我一清二楚。

    竟然将我母亲这样的内容放在了直播上。

    可是,直播上能放这个吗?不是应该马上就被封了吗?

    「钟钟,你,你怎么会有这个?」。

    在我困惑的时候,香玲的问话吓的我回过神来。

    「这……这……香……香玲,你……你听我……听我解释……我……这个

    ……我……」。

    我结结巴巴的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累了,我想休息下」。

    香玲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我宁愿她骂我,打我。虽然我知道以香玲温柔的性格是不是那样对我,

    但是这也代表香玲真的很生气了。

    「叮叮~ 」。

    在我怒火中烧的准备将手机摔在地上的时候,那个直播的软件竟然发了个消

    息过来。

    「她的水,可真多。这么大年纪了,洞却那么紧。你想看一个好老师的现场

    直播而不是录制的视频吗?那就把手机留着,会有提醒的,呵呵」。

    「操你妈的」。

    我简直要气疯了,我都能猜到我的双眼布满血丝了。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才能说的话来?

    「吴森~ 」。

    我咬牙切齿的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夜色激情小说-Yeses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