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淫女友荡(2)

    【二 、二个盘】。

    「亲爱的,阿姨下个星期一就要去学校教书了。我们要不要给她做顿大餐,

    给阿姨鼓鼓气」。

    母亲打电话说晚点回来,让我和香玲先吃。

    「鼓气?鼓什么气?」。

    我很纳闷的反问。

    「阿姨换了个新的学校,新的环境,新的同事。好像都会紧张吧」。

    香玲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贴心暖心。

    「好啊,不过,我们应该弄个惊喜才对」。

    我的提议让香玲开心的嘟起嘴吧来,小女生都喜欢惊喜。

    「我们先跟老妈说我们那天有事出去,晚点回,接着我们将饭菜做好,然后

    藏起来,还将闸刀关掉,躲在外面。等老妈回来后,我们偷偷的跟进去,然后给

    一个惊喜」。

    「好啊好啊~ 这个主意太棒了,亲爱的,你好厉害」。

    香玲一听我的这个主意,开心的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

    看女朋友喜欢我的主意,我打心里自豪,开心。

    而香玲也真心的是为我的母亲鼓气。

    平平淡淡的来到了母亲教课的前一天,从挑菜,买菜,做菜,全都是她一个

    人认真完成的。而我这个什么都不会的人,也就是打打下手,洗洗菜了。

    满心欢喜的看着香玲忙碌,心里说不出的幸福。

    一切顺顺利利,就只等最后的主角,我的母亲登场了。

    我和香玲躲车库里,虽然没有车……。

    等了许久,等回来的,却不是母亲一个人。

    「您就住在这里啊。这位置不好太好,太偏了,也小了点,才小型别墅,我

    给您换一个吧」。

    一个年轻的,男性的声音渐渐进入我的耳中。

    「哦,不,不用了,谢谢了。住的挺好的,不用了」。

    母亲终于进入别墅门口了,跟在后面半步距离的是一个学生装扮的男生。

    就是那个贵族学校的。

    「没事的,您来给我们教书,那么辛苦,住得好一点,是应该的」。

    这个男生说话很温柔,很有磁性,很好听。

    长得剑眉星眼,身材也好,不愧是贵族学校的。

    一米八左右的个子站在一米七五身高的母亲旁边,看起来竟然让我有种情侣

    的荒唐感觉。

    「真的不用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到家了」。

    知书达理的母亲礼貌谢谢男学生的护送,但老师被学生送回家,本就有些奇

    怪吧。

    不过我感觉母亲的礼貌的语气下隐藏着一丝莫名的恐惧和担忧。

    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因为香玲在一旁突然说母亲似乎很开心,可能是因为得到学生的爱戴吧,还

    没有开始教书,就受到学生的喜欢,这是好事啊。

    「方老师,您就不请我去喝点东西吗?我还有些问题想请教您」。

    这个学生难道听不出来母亲客套话语之外的声音吗?

    「那……那好吧」。

    母亲一贯的比较在乎自己的学生,一听到学生有问题请教就同意了学生来自

    己的家里。

    当然,这在其他人看来,也许很正常。

    可我怎么就觉得这个学生的话里,还有别的意思。

    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

    「钟钟,现在还要给阿姨惊喜吗?」。

    香玲看着男学生跟着母亲进入别墅里后,扶了扶眼睛,郁闷的问我。

    「还怎么惊喜,来了客人,惊喜搞不好成了惊吓,老妈会责怪我的」。

    郁闷的不止是香玲,还有我这个亲儿子啊。

    「方老师,这别墅虽然不大,但是布置的很温馨啊」。

    我和香玲悄悄回到楼上的客厅,看到母亲刚倒了杯水给坐在沙发上的男学生。

    「还好,你有什么问题不明白的?」母亲坐在了间隔两个人的位置。

    母亲的良好教育,不知道为何,又一次在我眼里看来是对于这个男学生刻意

    的保持距离。

    「也没什么,就是有一道题,我怎么算也算不出来」。

    「哦,是什么题?」。

    一说到难题,母亲的精神就出来了。

    「妈,有客人啊」。

    我突然冒出的话,让母亲吓了一跳。

    但是那个男学生却好像很镇定,一点都没有被我的突然出现给吓一跳。

    「小钟?你不是说今天有事晚点回来吗?」。

    「啊,改了时间,以后再去」。

    「哦,那你可别忘了。对了,这是妈妈所带班级的学生,吴森」。

    「小森,这是我儿子,黄钟,还有石香玲,我儿子的女朋友」。

    「你好」。

    我没有理会吴森,但是香玲不会像我这样没有礼貌,她的问好,让母亲邹起

    的眉头舒缓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儿子性格有些认生。小钟,你回房里去」。

    母亲有些生气。

    这不奇怪,虽然读不进书。但不代表母亲会觉得我的素质也应该很低,相反

    的,母亲一直都认为读书高低跟个人素质无关。

    所以母亲虽然不强迫我继续念书,但是道德,素质的看重,那是一点都没有

    放松。

    「阿姨,其实,其实我们准备了饭菜的,您明天就是第一天去新的学校教书

    的」。

    香玲第一次替我感到不值,替我生气。说完这句话,也跟着我去房间了。

    母亲听到香玲的话,先是一愣,接着才醒悟过来。

    「看来是我来错了,不好意思方老师,那我回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叫吴森的男学生有所察觉,起身要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转角的地方。

    而我就躲在这个转角的里面,想看看母亲对于我和香玲准备的特别的晚饭是

    怎么样的反应。

    「小森,别急,留下来吃饭吧」。

    很奇怪,母亲的反应感觉就是害怕小森真的会离开。

    而小森这个时候已经走到门口了,母亲连忙追了上去,竟然用手挽住了小森

    的胳膊。

    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发生在母亲身上,因为母亲的女性矜持绝不会让她这样做。

    「方老师,算了吧,我怕又热的您儿子不高兴」。

    这个小森真是会说话。

    「不会的,不会的。小,小钟就是,就是任性了点,你别放心里。来,我去

    拿饭菜,你坐会先」。

    「那好吧,麻烦方老师了」。

    看到小森答应下来,母亲似乎松了口气。然后转身就要来找我。

    我和香玲连忙返回房间里,刚屁股落座母亲就进来了。

    「小钟,是妈妈不好。不过你也有错的地方,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应该那样

    对待别人,不能没有礼貌,不管心里多委屈多难过都不行。当然了,妈妈也有错,

    不该当着客人的面就让你直接回房间」。

    母亲虽然道歉,但又开始了说教,不过却让我心里暖暖的。

    「小钟,妈妈已经知道你为妈妈准备了特别的饭菜,也知道这应该是我们三

    人一起吃,但是妈妈是老师,不能让学生觉得妈妈是个很虚假的老师」。

    「妈妈,别说了,我明白。香玲,我们去把饭菜拿出来」。

    「小钟真听话,妈妈很开心,妈妈先去招呼小森」。

    母亲很欣慰的拍了拍我的头然后去招呼小森,而我回头看了眼香玲,发现她

    也很高兴我的「成熟」。

    接下来就是一片祥和的气氛,哪怕是我心里还有气,对着那个依旧让我讨厌

    的小森我给了我自认为很和善的笑容。

    只是很奇怪就是母亲总是喜欢让我去盛饭,拿汤瓢什么的,只要是需要离开

    桌子的,母亲都会让我离开去拿。

    而当我回来后,母亲一定是从桌子下面出来。我好奇的问题,母亲的回答就

    是筷子掉桌子下面了。

    难道会掉那么多次,但是看到我疑惑的眼神的香玲,给我偷偷的解释就是的

    确是筷子掉桌子下面了。

    我真是很奇怪,今天母亲真是奇奇怪怪的。

    「方老师,您这有红酒吗?」。

    吃着正香的时候,小森突然问了一句我都能回答的问题。

    「可以,只是老师家里没有……小钟,你和香玲一起去买瓶好一点的红酒上

    来」。

    母亲的回答应该是学生不许喝酒才对,哪怕是我已经没上学了,母亲都不准

    我喝酒。

    可是……。

    「还不快去?等下菜都凉了」。

    「嗯,走吧,钟钟。我们快去快回」。

    香玲的回答也让我吃惊,要知道家里有母亲不让我喝酒,就算是红酒也不行。

    可是我可以在外面喝酒,跟狐朋狗友去酒吧里喝。

    只是后来认识了香玲,香玲很反感男生喝酒抽烟,所以,我连去外面喝酒这

    个机会都没有了。不过好在我不好那一口,只是朋友聚在一起喝酒气氛好。

    所以当母亲和香玲的回答都竟然是这样的时候,我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

    问题。

    虽然客人提的要求,做主人的是尽可能的满足。但是对于一个执教多年的老

    教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学生在自己家里喝酒?虽然红酒酒精度不高,但是这跟

    母亲的思想品德是相违背的啊。

    而女朋友香玲,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站在了母亲那边。

    她不是一直很反对烟酒吗?

    「没有就算了,我只是在家里习惯了吃饭喝一点红酒,家里人也都习惯了喝

    红酒」。

    小森见我没有动,知道我有不高兴了。

    「走吧,钟钟」。

    香玲见状,一把拉着我走,一边偷偷的在我耳边解释。

    「钟钟,能在贵族学校里上课的哪个不是有钱有权的?有钱人喝红酒很正常

    的,那个叫品。再说了,你这样做,不是让阿姨为难吗?这里的学生不跟以前的

    普通学校的比,得罪了很难在这里立足的」。

    香玲这番话说的我是哑口无言,但是却让我很不舒服。

    我一直都认为母亲是一个坚持自己原则,有高尚道德的人民教师。

    而我从小的对于母亲的印象,就是这样一个人。

    如果是为了迎合权贵,为了金钱什么的以我母亲的教育水平,之前怎么会一

    直待在普通的学校里?连个重点学校都没有去,就是为了帮助那些家庭环境一般,

    甚至一般都达不到的家庭里的孩子能够学到更多,更精的知识。

    虽然我知道母亲是为了我才来这所贵族学校的,为什么呢?很简单,就是想

    为了给我攒结婚的钱,想为我风光的结婚。

    虽然母亲没说,但是离开育人多年的学校,那感情怎么可能轻易舍得?

    可是为了我,为了在我结婚的时候能够拿出足够让我风光结婚的钱,而选择

    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原则。

    这所学校给的工资,是我母亲那所普通学校的十倍,整整十倍啊。难怪很多

    老师都挤破头想进贵族学校。

    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泛酸,突然觉得很对不起母亲,看来我真的是太不懂事

    了。

    「妈,我们回来了。您看这种红酒怎么样?」。

    我和香玲都不懂红酒,选来选去都不知道怎么选,最后还是香玲拿的注意。

    「小森,我们都不懂红酒,你看看喜不喜欢?」。

    母亲接过红酒,开口询问。

    「嗯,可以,都可以。谢谢了,方老师」。

    「不客气,小钟……」。

    「知道了妈,我现在就去拿杯子」。

    母亲刚一开口,我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我虽然不太好这一口,但是我的酒量还不错,以前跟朋友喝酒,都没有醉过。

    但是……。

    「钟钟,你醒了啊」。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我,我喝醉了?」。

    我看着窗外黑乎乎的,慢慢回想起来。

    「嗯,没想到你这么没有酒量啊,喝点红酒都醉了」。

    「不是吧,我真的喝醉了?怎么可能」。

    我不敢相信我喝醉了,但是看到香玲端着一碗银耳汤,一脸关心的模样,我

    都不好意思质疑了。

    「真的啊,喝了一杯酒醉了。还吐了呢,不信你去卫生间里闻闻,还有一股

    味道呢」。

    香玲假装皱眉的指了指卫生间。

    「辛苦你了,香玲,你真好,我的好好老婆」。

    我被香玲说的有点尴尬,故意撒娇掩盖,但内心真的好感动。

    「对了,我妈呢?」。

    「哦,阿姨已经睡了」。

    「嗯,也对,这么晚了,辛苦你了,香玲,要不……」。

    「你想得美,你喝了银耳汤就赶紧接着睡,我回房了」。

    看着香玲的背影,真是感觉自己超级幸运。

    这一晚睡得格外的香甜,只是这样的香甜却不长久,马上就被火辣给替代。

    母亲今天第一天去上课,香玲去送母亲。而我吃过早饭后无所事事,准备去

    门口等着香玲回来,然后一起去逛逛街。

    可是当我打开门,又看见快递盒子了。

    这次我真是纳闷了,怎么又有这个快递盒子,还跟上次的一模一样,还是只

    有我的姓名。

    果然还是盘。

    不知道为何,看到盘我又想起了那个咖啡色的性感嘴唇。

    这个时候的我,完全就是本能的在行动。

    拿起盘插入电脑,打开视频,这些动作压根就不用我思考,身体本能的做

    出反应。

    视频里,出现了依旧是戴着面具的女人。

    还是那个面具,但是穿的衣服不同了,不是奶牛超短裙装,这次的是白色高

    叉连身衣配深肉色高亮开档裤袜。

    当然,还有那看起来优雅高贵的微卷的短发。

    白色的高跟鞋和被紧紧勾勒出来的鲍鱼线条,让我差点兴奋的窒息。

    视频的一开始,在一个四周都是漆黑的草坪上,面具女人双手被一根串满表

    面带突刺的活动小球的皮绳捆住。双膝跪地,如果女人要正常的爬着,那就必须

    要被捆住的双手支撑在前面,但是那个打开手机照明灯拍摄的男人一直在后面拉

    扯皮绳的另一头。

    这一拉扯,活动小球就在女人的两腿之间的夹缝里滚动。

    这一滚动,女人的屁股就被刺激的往上翘,扭动。

    但是扭动的翘臀是无法支撑没有双手支撑的上半身,危险让女人本能的想要

    用手去支撑快要倒下的身体。这一撑,又将皮绳往前拉扯。

    又一轮的刺激,连双手都微微颤抖。

    这样来回摩擦了十几次,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让女人面具后面的下巴和被丝袜

    高差连身衣包裹的阴道都滴下水珠。

    女人至始至终都是在呻吟,但似乎一直都在刻意压制自己,让自己尽量小声

    呻吟。

    而那个男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淫笑。

    偶尔拍打一下女人的屁股,让女人偶尔声调突然提高,而又马上惊慌的压了

    下来。

    我坐在电脑前,手已经不知不觉的伸进裤裆里抖动。

    内容实在是太诱人了。

    饱满圆润的大腿被高亮肉色包裹,用狗的姿势爬在草坪上。

    白色高叉连身衣紧紧的将胸前的大奶子挤出深不见底的乳沟,虽然这个女人

    的双乳不用挤也有很深的乳沟,但是挤一挤,是更加的叹为观止。

    中年熟女的肉体被调教起来,那真是不可抵挡的诱惑。

    更何况是这样像AV里面女人被动作狗一样的调教。

    而且这样的调教方式我从未见过,没想到一根皮绳加一些带尖刺的小球,竟

    然让一个女人喘息的这样剧烈。

    此时此刻真的很佩服调教女人的这个男人,这个调教的动作其实有一半是女

    人自己完成的。

    那种让别人被动的主动配合,无可奈何的享受,直至自己强迫自己快感的过

    程,真是让我内心狂跳。

    相比上次,这次视频里,可以说是是这个女人的独角戏。男人在一旁只是拉

    拉皮绳,女人从渐渐有感觉到像公狗一样抬起一条腿喷洒高潮时的淫水,基本上

    都是独自完成。

    跟上次一样,男人根本就没有将那根大屌插入女人的阴道里。

    不同的是,这次这个女人没有了上次那样激烈的反抗。虽然开始的时候也没

    有主动性,但是明显的能够感觉这个女人快要被驯服。

    应该是拍戏吧,不过把AV拍的跟真实一样的,难道是新的创意?

    我天朝要超越小鬼子了?

    「也许这是做的推广吧,不过要是被大人发现怎么办?」。

    我越想越觉得这是拍的国产AV。

    也不知道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喜欢自我安慰,找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勉强接

    受未知的事或物,哪怕是明知道有些牵强的理由,都可以说服自己安心接受。

    视频是以女人高潮后瘫软在草坪上,被男人以自拍的形式,还是用挑衅的目

    光看着摄像头,然后脚踩女人流着淫水的骚穴而结束的。

    看完后,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我的内心多么渴望想要将我的大肉棒插入那个中年熟女那饱满多汁的淫穴里

    抽插。像日本AV里那样用尽各种姿势来玩弄她的肉体。

    我慢慢闭上眼睛,身体慢慢放松。脑中浮现视频里的那个女人,想象她拿着

    那根皮绳,双手一前一后的拉着来回拉扯于自己的双腿之间。

    「啊~ 嗯嗯~ 哦哦~ 喔~ 斯~ 啊~ 」。

    女人的呻吟声从面具里飘了出来,抚媚的扭动着丰腴的身体向我讨好的走过

    来。

    我高昂的龟头怒气冲冲的对着她,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跪在我的面前,

    伸手去揭开面具给我口交。

    面具没有从脸上拿掉,而是被女人单手揭开一点点,露出又是那勾人心魄的

    咖啡色嘴巴。

    「哦~ 啊~ 爽~ 哦哦~ 斯~ 啊啊~ 爽~ 嘶嘶~ 啊啊~ 斯~ 哦哦~ 也~ 爽~ 」。

    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脑中的那个女人的头部动作也越来越快,吸的越来越卖力。

    最后女人的头被我深深按住的时候,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入纸巾里。 夜色激情小说-Yesesu.Com